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众神空间同人之天龙 [4/5]

众神空间同人之天龙 [4/5]


天已微亮,看着全身上下都沾满欢愉过后痕迹、已经被干到不知第几次昏倒

的阿朱,白复满意的笑了。

感受体内增加了三倍多的真气,这可是一整晚「修练」的成果,虽然主要是

因为阿朱的处女元阴,而且就算增加了之后也还不到三流的程度,但胜在能够长

远,而且阿朱功力增加后,双方增加的功力也会变多,天淫魔身不亏是天阶S级

的功诀。

突然,手环传了一个讯息到他的脑海中。

「完全收服A级性奴阿朱,奖励点数5000点,空白卡6级1张。」

(怎么会……奖励这么高……)

原来评断一个性奴的等级,主要从其样貌、资质、身份和力量来评断,样貌、

资质不管在拥有什么力量阶级的故事中,评定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而阿朱样貌、资质皆属上等,虽然现在身份只是慕容家的侍女,但实际上是

大理国震南王段正淳之女,也就是郡主,算是尊贵的身份,如果白复是待阿朱成

为萧峰的红颜知己后才将其收为淫奴,在这方面加分会更高,所以尽管她的武功

几乎等于没有,也让她算得上是A级的性奴,也才能得到这么多的奖励。

如果换成是阿碧,因为家世没有阿朱显赫,样貌也稍逊于阿朱,仅胜在气质

温柔贤淑,便只能算是B级性奴,如灵鹫宫的梅兰竹菊四剑,相貌资质都中等,

但因为四女相貌相同,因而若一起收服,便能算是C级性奴,再如王家的幽草、

小诗、小茗……等丫环,样貌资质都只中等或中下,便只能算是D级的性奴。

虽然不知道评定性奴等级的方法,但是能因为收服阿朱这个美丽的淫奴而得

到这么高的奖励,白复也只会因此而感到高兴。

白复起身下床,看着快要完全大亮的天色,愉快的笑了笑。

(接下来……该是收服整个参合庄的时候了……)

************

白复正坐在「还施水阁」中钻研武学,经过主神介面精神力的加强,连带的

让他的记忆力提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看书也不需要用「看」的,只需精神力

一扫,就记住了,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天才,慕容复的底子又高,让他在短短两

个月内,学完了「还施水阁」内不论等级、所有的武功。

参合庄内所有重要人物都已经被他洗脑过,几个有中等以上姿色的丫环,包

括阿朱阿碧在内共有四人,都被他收为性奴,并且已经取了红丸,经过这两个月

辛勤的「修练」,体内真气的量已经略比未夺舍前的慕容复高了一点,当然真要

比起来,白复所能发挥的威力,却是强得太多了。

(嗯……虽然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但已经全部都登堂入室了,接下来只要

慢慢分析即可…………目前整个参合庄都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下了……公冶乾还没

把阿紫抓回来……邓百川则留在大理准备抓段誉回来……包不同传回讯息……已

经抓到了阮星竹……在十日内会回参合庄……风波恶昨天已带回无量山洞的一切……

包含玉像、秘笈和珍珑……接下来……就是曼陀山庄了……)

「呜……」突然,一股快感从背脊冲向脑际,让白复忍不住射出了精液。

低头一看,那里阿碧正一脸享受的吞咽着他的精液,双手却也不停歇,只温

柔的跪在桌下套弄着。

「呵呵……阿碧的口技又进步了呢……」白复摸了摸阿碧的头,称赞道。

「……」阿碧从那种享受的状态醒了过来,却只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白复虽然将阿碧洗脑过了,但却未去除她的羞耻心,刚开始她肯如此羞人的

服侍白复,实在是因为爱极了她的公子爷,不忍违逆他的任何要求,但现在对白

复的精液上了隐,每每告诫自己不可如此淫贱,却又总是忍受不住诱惑,享受着

白复的精液。

「来,起身来坐到我的大腿上,让主人再次品尝你那可爱的小穴……」

「是,主人……」阿碧的小脸蛋红通通的,像颗熟透的红苹果,羞涩的站起

身,掀开没穿亵裤的裙摆,把湿润的小穴对准白复又硬了起来的肉棒,坐了下去。

「嗯……」小穴内饱和的满足感,让阿碧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诱人的呻吟,然

后她双手环在白复肩上,熟练的开始摆动雪臀,让白复的肉棒进出她的蜜处。

一边享受阿碧的服侍,一边欣赏阿碧羞涩的可爱神情,白复笑道:「阿碧,

你的奶子这么小,玩起来可没阿朱的好玩啊……」

「嗯……阿……阿碧……会……会努力……努力长大……好让主人……玩得

更……更加的尽兴……」

「呵呵……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罗……」

「嗯……」阿碧可爱的脸蛋浮现坚定的神情,用力的点了点头。

白复扶着阿碧的雪臀,将她抱起,让她像一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一

边走向旁边的床榻,胯下肉棒一边用力的肏着阿碧的小穴。

「啊……主人……阿碧……阿碧好舒服……要……要去了……」

「呵呵……阿碧的小骚屄这么敏感……才干个几下就要去了呢……」

「啊……阿碧……阿碧爱主人……阿碧只给主人干……啊……要……要干死

阿碧了……」

屋内淫声不断,过了一阵子,阿朱和另两位被收服为性奴的丫环?小翠和小

兰送午膳进来,却也被白复拖到床榻上,直将四人都干得昏了过去,方才停歇。

************

当晚,白复带着玉像到曼陀山庄。

「复官,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又安了什么心眼儿啦?又想来算计什么东西

了?」王夫人语气一点也不客气。

白复笑道:「舅母,甥儿是你至亲,心中惦记着你,难道来瞧瞧你也不成么?

怎么一定是来算计你什么东西?」

「哼!你这几年尽在外头搞风搞雨,作你们慕容家那什么鬼的千秋皇帝梦,

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白复继续陪笑脸:「呵呵……舅妈,咱们是至亲骨肉,平时甥儿都在外奔波,

少有在家聆听您的教诲,这不得了个玉像,便马上送来孝敬您吗?」

「喔……那我还该酬谢于你罗……」

白复笑道:「甥儿怎么会向舅妈要酬谢呢?如果您心中欢喜,赏我几万两黄

金,或者琅嬛玉阁中的几部武学秘典,也就成了。」

王夫人哼了一声,说道:「你要黄金使费,只要向我来取,我又怎会不给?

你要看琅嬛玉阁中的武经秘要,那更是欢迎之不暇,我只愁你不务正业,不求上

进。真不知你这小子心中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呵呵……甥儿怎么会打什么主意呢……来,舅妈请看……」说着,白复拉

下了盖在玉像上的绸布,露出了玉像的真面目。

这玉像是个宫装美女,手持长剑,剑尖对准了前方,与生人一般大小,身上

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

仔细一看,才知这对眼珠乃是以黑宝石雕成,只觉越看越深,眼里隐隐有光

彩流转。这玉像所以似极了活人,主因便在眼光灵动之故。玉像头上的头发是真

的人发,云鬓如雾,松松挽着一髻,鬓边插着一支玉钏,上面镶着两粒小指头般

大的明珠,莹然生光。玉像脸上白玉的纹理中隐隐透出晕红之色,更与常人肌肤

无异。

然后最让王夫人讶异的,这玉像竟与自己有八九分相像,只是王夫人多了三

分成熟的魅力,身材更远胜玉像。

王夫人侧过身子看那玉像时,只见她眼光跟着转将过来,便似活了一般。王

夫人大吃一惊,侧头向右,玉像的眼光似乎也对着她移动。不论她站在那一边,

玉像的眼光始终向着她,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难以捉摸,似喜似爱,似是情意深挚,

又似黯然神伤。

「复官,这玉像你是哪找来的?怎么会长得与我如此相像?」玉像上的人发

虽不知经过什么密法处理过,看来依然宛若生长在真人头上,但她身上黄色绸衫

却看得出来,怕不知有多少年头了。

原来当年无崖子和李秋水闹翻了之后,李秋水便将玉像沉入湖中,令无崖子

找她不到,若干年后,李秋水回到无量山洞,却见家中所有的东西都已被女儿搬

迁,只留下一封信说明女儿已经嫁到了苏州王家。

于是心中充满怨恨的李秋水从湖底起出玉像,并留下两本秘笈,设下杀尽逍

遥派弟子之语,也因此,王夫人才会没见过这个玉像。

「与原着有异,但为剧情方便,稍改之。」

「呵呵……舅妈,你看!」

「看什……」王夫人心不在焉的向白复看去,却见白复眼中射出两道红光,

直射向她的双眼,让她立即进入了催眠状态。

(呵呵……没想到舅妈虽然武功不高,但天生精神力强大,竟比我这加强过、

足有一般人二十多倍的精神力都要强大了三倍有余……幸好我事先用友好卡调查

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因为逍遥派武学能修练精神力,连只修练

了皮毛的舅妈都能修练得这么强……还是因为血统好……天赋异稟呢……)

事实上,之前的慕容复内心其实早就暗恋着王夫人,只是王夫人对段正淳一

往情深,慕容复的身份又是她的外甥,所以慕容复只好将所有的精力,转移到那

个他自己也知道、永远不可能有成功一天的大燕国复国大业上头去。

而如今,这份感情和忌妒,都被白复所继承了……

「舅妈……你已经嫁入王家了,所以你是王家的人了,对不对?」

「是的……我已经嫁入王家了……是王家的人……」

「所以你的心里不该再爱王家以外的人,所以你不该再爱段正淳!」

「我……我不该爱……王家以外的人……不……不该……不该……」

「你不该爱段正淳!」

「我不该爱段正淳……」

「所以,你将不再爱段正淳!」

「我……不再……不再爱……」

「你不爱段正淳!」

「我不爱段正淳……」

「所以为了你好,你将会忘了段正淳!」

「为了我好……忘了……段正淳……忘了……段正淳……」

「舅妈,你知道段正淳是谁吗?」

「段正淳……不知道……」王夫人疑惑的回答。

(哼……成了……接下来……)

「无访,那是个不需要记住的人,不用理会。」

「不需要记住……不用理会……」

「你会将所有的感情投入王家的人身上。」

「所有的……感情……投入王家的人……身上……」

「舅妈,你知道如今王家有多少人吗?」

「王家……有……有……瑞婆婆……不……她不是……有……平婆婆……不……

也不是……」

却是王夫人脑中错杂的浮现许多人,好像算是王家的人,却又好像不是。

「如今,王家的人只剩下你自己、你的女儿语嫣,和你的外甥……我!」

「王家……只有……我……语嫣……复官……」

「我是我们三人中唯一的男人,所以,我便是家族唯一的男人!」

「是……复官是……唯一的……男人……」

「而身为家族唯一的男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你将会无条件的

听从于我……并且乐意的执行我所说的所有的话……」

「复官是……唯一的男人……复官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我会……无

条件的……听从复官……乐意的……执行……」

「以后,当你听到我说「淫奴舅妈」的时候,你将会再次回到这个状态。」

「是……淫奴舅妈……这个状态……」

本想先让王夫人回复的白复,此时突然想到了个好点子,可以帮他更快乐的

享用眼前的美人。